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全国动态 >> 稿件
“帮我转告下家里,我准备跳江了”
 作者:杭州公安(ID:HZPD0571110)  2020年10月9日 16:35

可以帮我转告一下我家里人,我准备跳江了。”

 

10月2日傍晚,中秋节过去的第二天,一个电话打进了浙江杭州110报警平台。

 

电话那头听起来,像是一名小伙子,语气温吞。

 

 

 

接到这个110报警电话的,是杭州市公安局接警平台的宋宁。此时,她才刚刚轮岗上班没多久。

 

一听到要跳江,宋宁马上挥手示意,叫接警员队长朱承燕过来帮忙。

 

“我恨他”

 

“你在哪里?”宋宁保持通话。

 

“我好像在钱塘江大桥上。”

 

 

 

听到这几个字,她开始飞快敲击键盘。这条警情,很快下派到了辖区的派出所。

 

她知道小伙子打算做什么。接下来的时间,至关重要。

 

朱承燕赶紧让同事调取钱塘江大桥周边的公共视频画面。此时天还没完全黑,但钱塘江大桥上人流量特别大,要找到人恐怕没这么简单。

 

大家从几个画面里找来找去,甚至没看到有人拿着手机在耳边打电话!

 

这下棘手了。朱承燕心想,小伙子会不会是开了免提?

 

更棘手的麻烦,在宋宁这一边。

 

“你多大了?”宋宁没问为什么,也没去劝说。她深吸一口气,语气温柔地问了一句。

 

“刚满19。”

 

“你这么年轻就放弃,没有这个必要的。我相信你父母不希望你就这么想不开。”

 

 

 

宋宁尝试从最稳妥的父母角度入手。

 

谁都没想到,这个切入点却碰上了电话那头的痛处。

 

“我没有(你说的)那种父母。”听到这句话,朱承燕和宋宁一下子背后发凉。

 

“我之前本来还好好上学的,后面他们离婚了,回家了,我连初中都没上,活着也没啥意思。我感觉他毁了我的一生,我恨他。”

 

小伙子的语气极为平静,像是在倾诉一个过去很久的故事。

 

但这种语气,却让人更加紧张。

 

“大桥跳下去有多高?”

 

此时,传来好消息:经过比对,大家确定,桥上有一名穿着深色衣服的小伙子,靠着栏杆,来回踱步,像是在免提打电话。

 

 

 

“我在杭州一个人打工,书没读几年,也找不到好的工作,很累。”小伙子说,中秋节他联系家里,联系亲戚,一个都不回他的消息,他感到绝望。

 

“大桥跳下去有多高?”小伙子问。

 

宋宁语气一转:“我不能回答你。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,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

小伙子没吭声。

 

“我觉得家庭矛盾都是可以调和的。没有什么事情是解不开的。” 宋宁继续说:“你看,这个社会不断在发展,总是人去适应这个社会,而不是社会去适应某个人。所以每个人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。”

 

“即使再困难,我们也要去面对它咯。而且你既然电话打来向我们求助,我想你心里,一定还是有一线希望的。”

 

电话那头,没了声音!

 

 

正当宋宁想继续说时,电话那头没了声音。

 

公共视频画面里,警车来了。小伙子见到警车靠近,情绪有些激动,开始翻过大桥栏杆。飞速冲来的民警一把拉住他,拼了命地往回拽!

 

成功了!

 

 

朱承燕和宋宁这才发觉,手心全是汗。

 

宋宁看了眼通话记录,足足14分钟。她从未觉得如此漫长。

 

秋天的一杯热水

 

到了派出所后,小伙依旧情绪低落,不愿告知个人信息,不肯与民警正面交流。

 

值班所领导、民警多方上阵,与他交流谈心,还给他在初寒的秋天倒了一杯热水,试图慢慢平复他的情绪。

 

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劝导,他终于敞开心扉,向民警倾诉了轻生的原因——

 

他自幼父母离异,小小年纪便辍了学,生活中得不到家人的关心,“对自己的人生非常迷茫”。

 

来到杭州后,他一直找不到工作,没有收入,在某“正规”平台贷款4000元钱花光后,又准备在其他平台贷款。经民警研判,所谓的贷款平台为电信诈骗。民警及时制止,防止小伙被骗。

 

 

目前,在民警的帮助下,小伙子已经返回老家。

 

动态黑色音符

声明:本文转自杭州公安(ID:HZPD0571110),在此致谢!

 
中共奉贤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
承办方:东方网